苏州义务教育阶段的公民同招,对我们普通家庭来讲意味着什么?
日期:2020-05-11 16:09 来源:Admin5

公民同招,好不好?...

公民同招,顾名思义是在义务教育阶段,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都必须在教育部门统一的平台,进行招生,享受分配学员的权利。

一言以蔽之:这是对民办学生跨区择优招生乱象的整治和规范!

民办学校真的是“名校”吗?目前就市场上来讲,除了冠以“民工子弟学校”名称的学校之外,大部分的民办学校的地位真的是当地的“名校”,首先体现在它的收费贵,动辄10几万一年的学费,肯定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。但是“名校”之所以是“名校”,它并非是因为价格贵,而是在于一个关键数据——“升学率”上。

目前整个教育环境来说,跨区域并“掐尖”招生已经严重到政府不得不出手干预的地步了。他的意思不是这个学校真的有多好,教育资源有多丰富,多牛,而是招收进去的学生本来就很优质,它的升学率自然就高了。

前些年国内某些公知被西方蛊惑,在网上到处呼吁要“快乐教育”,觉得西方啥啥都好,但是就如美国大片一样,看着是好像很发达,你真去美国看看,大部分城市破烂不堪,只能和我们中国十八线小县城比了。西方国家确实有“快乐教育”,但是“快乐教育”只有可能出现在公立学校。如果大家了解欧美国家的现状,特别是美国,他们的阶层固化是相当严重的(如果想知道更严重的阶层固化国家,可以去了解一下印度)。什么叫阶层固化,有点类似于我们的一句老话,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生的孩子还是打洞。但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叫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“穷不过三代,富也不过三代”等等。欧美国家的精英层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快乐教育,他们只会忽悠穷人的孩子去快乐教育。你看那些精英层的孩子,会送去公立学校读书?那个不是从小私立学校,受到严苛的教育出来的,他们不比我们少的去抓孩子的课业,培训班也不比我们报的少。在欧美国家,要想完成阶层跨越,可以说比登天还难,就如一个穷人你想让你的孩子享受精英教育,那只能送去私立学校,但是你哪来那么多钱交学费呢?

公民同招之后,在义务教育阶段,就能够规避到大部分的“掐尖”招生了。

对于我们英语培训行业来说,其实又是一次机遇。家长如果想上私立双语学校,对英文的需求大,如果去了公立学校,他会怎么办?那如果去了私立学校,英文跟不上了又怎么办呢?是不是要学英语

2019年11月15日下午,一个重磅消息刷爆了朋友圈:

明年杭州初中肯定实行公民同招,百分百电脑派位,绝不会给民办学校利用自主招生等考试,留下任何一个名额。

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长蒋锋在“公述民评”面对面问政第四场,答记者问时说道。

这个回答,对今年期望通过“小升初”考试而上名校的人来说,可谓是“当头棒喝”!

或许你会觉得诧异,“小升初”究竟是怎样的存在?

在北京,一场民办初中的“小升初”考试,要交8000元的报名费,而这样的考试,平均一个孩子要参加20场。

即使如此,每年还有大把家长趋之若鹜,毕竟只要通过一场,就能进重点民办中学。

以后只要不是年级倒数,孩子高考就能考上重点大学。

北京小升初没有统考,每个民办学校都要单独报,一次收费6000元—10000元,对外称:春夏秋冬令营,四天培训半天考试,考前还得投简历。

优秀的小学五年级简历,数学要拿过华罗庚杯全国一等奖,英语PET考试评级得是优秀,比大学四级的水平还要稍强那么一点。

并不是学校要求高,而是有这个资历的人太多,多到不仅要有钢琴十级和围棋六段,还要知道薛定谔的猫。

北京的民办中学一年学费6万,入学又如此艰难,为什么不去公办初中呢?

殊不知,上公办初中的难度更大,所谓“公办”,挂钩的永远是学区房和户籍,跟这两者的珍贵程度相比,民办学校的这些费用就不值一提了。

这就是常年来被浙江考生觉得不公平,戏称只要500多分,就能上北大清华,高考简单的地方,北京。

 

2019年6月23日,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,首次提出:

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,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,即“公民同招”。

不仅如此,一旦报名人数超过计划招生数的,实行电脑随机派位,即“摇号”。

2019年8月19日,江苏省教育厅发文《省教育厅调研教育热点问题回应百姓关切》,确定从2020年起,将实行小学初中公民同招,热点学校100%摇号。

越来越多的省市,地方响应深化教育教学改革的号召,似乎这次是要玩真的了。

在这之前,各地的民办校多少都有点“应试”味,强调成绩。而这,恰好与现阶段国家的大势、教育的定位质变相违逆。

以往,民办校的最大优势,是择优,是对生源的“筛选机制”。

民办校有明显的均分优势,而公办校的精华浓缩在“高分段”。

但实际上,公办初中其实也有师资优势,对于很多老师,公办体制的确定性、培训体系、职称等方面,依然有很高的吸引力。

电脑随机派位,则从源头上掐断对生源的“筛选机制”,就是改变了入学机制。

幼儿园、小学的应试重要性被削弱,过早的英语、奥数和其他林林总总的低年龄教育培训,太过于拔苗助长。

幼儿园的幼童、低年级小学生过度学习开发的热情,被某种意义上有所抑制。

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的出台,中国教育真正意义上由“应试教育”向全面发展的“素质教育”倾斜。

90年代及21世纪初,中国社会发展极为迅速,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进程拉开序幕,数亿人从农村奔向城市,参与到城市化进程中。

几乎所有行业的颠覆与扩大,巨量农民转移到城市,大城市、小城市建设如火如荼,中国的城市化在这个阶段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。

市场化在发展,各地的工厂发动机器,开足马力,只要开工就能赚钱,市场急剧扩大,对人才的需求是极大的。

中国人口出生高峰也是在1985~1990年之间,史无前例的达到2500万的量级,,这对于18年后的高校招生规模也产生了压力。

天之骄子大学培养体系已经满足不了中国社会的需求,如果不扩大规模,高考竞争势必无比剧烈。

中国出生儿又处于史诗级高峰,相当于一年增加一个澳大利亚人口。

于是,90年代和21世纪之初,中国高校承担的历史使命就是:扩大规模,做强做精。

放在历史的大格局中,一小部分的高校培养精英,不可能满足那个时代的发展。

在那个时代,如果高校培养的人才在数量上是短板,就不会涌现出大量的企业,也不会有大量的中产家庭,中国经济也不是目前世界第二的位置。

 

2017年,高等教育首先求变:“双一流”高校出炉,强调真正的高精尖专业。

而现在,处于2020年当口,初级城市化已经告一段落。

城市发展的驱动力已经从规模至上的制造业转型到了金融、高科技研发、高端服务业层面。

对人员的需求有了初筛,再也不是体力劳动者,不再是简单技术工人,而是有一定知识文化和技能者。

与此同时,中国的新生儿也从之前的2500万量级降到了1600万量级,这预示着所有一切扩张基础,某种意义上,到此为止。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消失。

人口规模趋于稳定,城市化并没有结束。而是换了一种方式,不再是大城市、小城市一起向前跑,大城市不得不面临转型。

高校承担的历史使命也从前一阶段的“扩大规模”到了“重视精品,重视学科”,真正的中国教育精英化时代来临。

在这个历史进程中,中国大学的规模化时代必然结束,新的教育来临:双一流。

高等教育重新走“高精尖”,义务教育阶段自然去匹配,而不是研究考题和应试体系的“刷题模式”。

毕竟,承担国家宏观未来的,已经不是数量上的工程师,而要是真正与世界诸强掰掰手腕的顶级科学家、金融家、企业家与各个领域的高精尖。

公民同招,不会让你的孩子失去竞争力!

相反,学习程度好的学生,进入公办校,利大于弊。就近入学节省了时间成本,降低了经济成本,减轻了学习压力。

民办校作为市场化的产物,更不应该在规则的保护下发展,用更多的精细化服务,对孩子负责,仍将赢得老百姓的认可。

做好教育,守住本心,是每一个教育人应该思考的命题,老百姓对优质教育的需求没有改变,民办校仍有生存的空间。无论发展格局如何变化,做强自己最重要。

如果条件允许,作为家长仍要为孩子适配更优质的教育资源,是适配,而不是盲从。

我们相信,教育的多元化,正将这个中国变得更美好。

我们常说,90后不如80后,00后不如90后,而事实上,他们比我们强太多。

教育的本质是唤醒和激发,从来不是灌输和死记硬背。

于家长而言,我们只要有孩子摔倒时,扶一把的能力,就够了。

这不是一两个老师,几个家庭可以解决的问题,把它压在老师和家长身上,都太沉重。

所幸未来的教育,不是刷题和应试,而是胸怀世界与价值意义的新人类。

 

免费试听英语课程

为您量身定制免费学习计划

今日仅剩两个名额
})();